顶点小说 > 历史军事 > 唐潜 > 023章大戏将开场

唐潜 023章大戏将开场(1/2)

    “使君至!”

    原本喧闹的现场顿时变得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严休复宽额大脸、身材中等,颌下三缕黑须,浓眉下一双鹰眼,开阖间透出几分压抑凝重气息。

    他一袭紫色便袍,没有着冠,只戴着简单的绸缎璞头,腰间束着蓝色宝石玉带。

    倒背双手,慢慢踱步出来,官威凛然。

    所谓人在其位,官威自生。

    作为大唐的高级干部,一镇节度使,位高权重,严休复根本不用刻意做作,那种封疆大吏无形的器度和威严就自然透体而出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紧紧跟随着宋济和耿璐这两位心腹,一文一武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拜将下去“见过使君!”

    “拜见严公!”

    称使君的一般都是官员麾下,而称严公的则是青州的士绅名流。

    唐突随着众人拜了下去,心里暗叹,想当初他也是前呼后拥何等风光,如今何其惨也……

    严休复走到场中站定,朗声一笑,摆了摆手道“诸位免礼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严府的大管家严定清了清嗓子,站在一侧,开始唱礼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宣布今天前来贺寿人员送礼的名单,及礼物清单。不外乎是些金银玉器和珠宝丝帛之物,当然也有人送城外的某座庄子或者园林、某片肥沃出产丰富的山林,等等大型的固定资产。

    而每当严定念到谁的名字,谁就上前去向严休复躬身拜寿。严休复同时还礼,然后此人就会在严府家人的引领下入席归座。

    该坐哪就坐哪,丝毫不能乱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官场等级规矩森严,维持了几千年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个繁琐的礼仪和流程,不可或缺。

    不过,这意味着寿宴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 严定逐次唱去,宾客渐渐归座。

    “青州刺史朱腾,敬上西域和田玉如意一对!东海玛瑙一车!”

    随着严定的唱词,朱薇起身上前盈盈施礼下去“薇儿代家父及全家给使君拜寿,恭祝使君福如东海、寿比南山!”

    严休复摆了摆手“贤侄女请起,朱刺史何在,为何不来舍下吃杯水酒,大家共谋一乐?”

    朱薇面色恭谨回答“使君五十寿诞,是咱们青州城中的一大盛事,满城欢庆。为此,家父不敢怠慢,目下正在调拨人手维持城中治安,他随后就来向使君拜寿,随后就到!”

    朱薇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解释清楚了朱腾为什么没有来,重点是强调了朱腾“随后就到”。

    严休复微微一笑“朱刺史有心了,贤侄女请坐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严休复向耿璐微微侧首,暗暗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耿璐悄然退去。

    严休复与朱薇的对答,以及耿璐偷偷离席的小动作,都一一落入唐突的眼中。

    他明白大戏即将开场了。

    朱腾父女固然还是主演,但情节和桥段已经朝着逆转的方向铺陈,因为多了唐突这么一个至关重要却不再任朱家摆布的小龙套。

    “唐家庶子——唐突敬上百年剑南陈酿两坛。”

    严定唱完,有不少好事的纨绔子群起哄笑。

    虽然礼轻人意重,但严休复终归是淄青藩镇的节度使,大权在握,唐家这个窝囊废少年舔着脸来拜寿——来就来了吧,但总不至于连份像样的寿礼都凑不出,随便弄两坛酒来糊弄人,这是让自己难堪,还是让节度使大人难堪呐?

    这是大多数人的心态。

    严休复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他与唐平本多年故旧,作为晚辈,唐突来拜寿带什么礼物,严休复根本就不在意,更不计较。

    其实他生平嗜酒如命,最好的就是剑南陈酿。剑南陈酿两坛,不算奢侈品。但因为青州与蜀地路途遥远,这酒也很难得。与旁人送的贵重礼物比起来自然不值一提,可不值钱的东西,未必不喜欢啊。

    在某种意义上说,朱薇的选择和策划是正确的,所谓投其所好,效果反而更好。

    唐平枉死,唐家的废物庶子对朝廷怀恨在心,在酒中下毒谋杀当朝高官发泄私愤,这种“动机”研判起来虽然有点牵强,但只要证据确凿,无论唐突愿意还是不愿意,旁人怀疑还是不怀疑,他都是朱家毒杀严休复的替罪羊。

    在朱腾父女眼中,今日铤而走险,唐突可是一枚不可或缺的棋子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想到拜寿酒中藏毒,尤其还是故人之后唐突送的酒,包括严休复在内。事成之后,只要把所有罪名往唐突身上一推,然后杀人灭口,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哪怕此刻严休复已经对朱腾产生了深深警惕,他也断然想不到,朱腾的手段会如此疯狂和肆无忌惮,敢直接向他这个节度使下毒啊。

    怎可能?

    怎么敢?

猜您还喜欢看